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櫻花傘 架空ooc




十六。



  鼻頭紅紅的倉鼠先生“咕咚咕咚”地喝下一大口熱水,滿足地歎了一口氣,搓了搓逐漸回暖的手。

  兩人來到了二宮和也的家,這兒是一個安靜的住宅區。

  二宮和也又遞給櫻井翔一杯熱水,拉了張椅子在他對面坐下。他看著舉著玻璃杯的櫻井翔,說:

  “翔くん。”

  “什麽?”

  “我——要去外國了。”

  “什麽?”

  櫻井翔放下水杯,直勾勾地盯著二宮和也。 

  “明天十點,成田機場,還得一大早開車去千葉呢,麻煩得很。——抽嗎?”

  他遞給櫻井翔一包深藍色包裝的七星,櫻井翔擺擺手,然後饒有興味地盯起膝蓋來。

  “什麽時候決定的……?”櫻井問。

  “上週,上週就決定了。去那邊…進修學業吧,大概,四年內是不會回來了。”

  “是嗎……”櫻井說,“這有點突然,不過我還是替你高興,我的、朋友。”

  櫻井翔對著二宮和也笑彎了他的大眼。因為月光的關係,他的眼睛裡好像蒙上了一層亮晶晶的東西,隱藏在黑色的瞳仁里,象徵著某些不可言說的事物——

  “ねぇ,翔くん。”

  二宮和也牽起他的手,帶著他在滿是月光的瓷磚地板上行走。

  “再做最後一次吧,最後一次。”

  “這應該是——最後一次了。”

  空氣里出現了炙熱的,一直圍繞在他們身邊的東西;二宮和也親吻著櫻井翔的上唇,象徵著這場情事的開始,他輕輕地撫摸櫻井翔的身體,彷彿幼貓的頭部拂過。

  ——這是他們之間,最溫柔的一場情事了。

  “今晚的月亮,似乎特別亮,特別大啊。”

  他們齊齊倒向身後的小床,像在汪洋大海中,找到一葉方舟的人兒,那艘小舟里,載著唯一能夠連接他們的東西。

  ——“是啊。”櫻井翔回答。

  “特別的,漂亮。”


  櫻井翔拖著酸痛的身體在安靜的居住區里走著。東邊的太陽冒出了一點來,而寬闊的道路上依舊空無一人。清晨的冷風吹拂著他的身體,半個小時前他還呆在二宮和也那溫暖的床上,并同剛剛結束關係的男人對話——

  他明知道,我不會一直留在他那。

  即使他要去千葉還是美國,我都不去,絕對不去。

  冷風吹過櫻井翔的臉,吹得他喉嚨生疼。他停在十字路口的中心,蹲下。猛然掩住臉上那些冰冰涼涼的液體。清晨的街頭毫無一人,只有早起的鳥兒停在東京街頭的電燈柱上,嘰嘰喳喳地嘲笑著他。

  “再見了,nino。”

  “再見。”

  回到工作崗位的櫻井,看到了從東京上空經過的,紅白相間的一架的飛機。

  雖然在這裡看它飛得很慢,實際上是非常快的,只用一會兒就能開出日本了。

  不知道那人在不在上面,姑且就當他在吧。

  櫻井翔透過玻璃,向逐漸遠去的客機招了招手,久久才轉回身去。





×

  好像除了肉我都不會寫多耶……

  上週太多煩心事了寫得十分之少!!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