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サカナ

http://

請配合BGM食用w

櫻花傘→小魚



十七。



  二宮和也離開后,已經是第六個年頭了。

  第一年,二宮和也坐上飛機的那天早上,櫻井翔胡亂地抹掉臉上那些冰涼的液體;他不太明白這是種什麽情緒,或許是對朋友的不捨,或許是因為身體上的依戀。他不明白,二宮和也只是出個國而已,他的心底卻難受得像是以前母親去世時那樣。

  他企圖用過量的工作來淹沒沉重的胸口,不出意外的,他得在充滿消毒水味的病床上度過他的下一個星期。

  “哥,你看上去跟張紙似的,別太累了。”

  櫻井翔一邊吃著小舞給他削的蘋果,一邊笑彎了圓圓的大眼。

  “還有,爸他沒來,你別在意了,他出差下週才能回來。”

  “嗯。”

  預料中的結局,二宮和也還在日本的時候,病院生活也不至於這麼無聊。

  櫻井翔心底壓抑了二十多年的叛逆種子,在這一週里悄悄的發芽了。

  

  第二年,櫻井翔辭去了家族集團中的工作——當上一名新聞工作者,是他活了二十多年,唯一能抓住的小小理想。

  並不是什麽大不了的東西,也不是非得實現不可,但是至少想像二宮那樣,想做什麽就去做吧。

  跟蹤,上床,出國,想做的就去做吧。

  櫻井翔帶著臉上依稀可見的巴掌印子,走進了電視臺的大門。


  第三年,櫻井翔當上了一個深夜節目的主持人,節目完了之後就是廣播節目的直播。節目叫作「凌晨三點的櫻井先生」,這個時間點打開收音機,除了保健品推銷就是心靈雞湯了。櫻井翔也不例外,先是解決信件問題,再到接線直播,憑著他好聽的嗓音,還是攬到了一群大晚上不睡覺的fans。

  “大家好,現在是凌晨三點,歡迎大家收聽「凌晨三點的櫻井先生」。”

  櫻井翔熟練地調試好器材,打開今晚的第一封信件。

  “嗯——來自京都的,葵さん。”

  “晚上好。”

  “葵さん的問題:我有一個堅持了很久的夢想,但是怎麼都實現不了,家裡人也不支持我,總是說‘一天到晚搞這些雜七雜八的,快去找份正經工作!’我很苦惱,到底該不該堅持下去呢?”

  ——老子出家門的時候都快被打死了啊!!

  “葵さん,我想對你說。”

  ——腹部兩拳,臉上一巴掌,襯衫因為太破破爛爛只好丟掉了,從沒聽過家人的一句讚美。

  “只要一直堅持下去、努力下去,你的夢想一定能實現的。”

  ——想要找人傾訴,想要找二宮和也。

  “所以,不要放棄,放棄了就什麽也沒有了。”

  ——放了手,就一無所有了。

  “主持人用親身經歷告訴你哦。”


  第四年,櫻井翔從深夜綜藝節目的主持人變成了深夜新聞節目的主播,「凌晨三點的櫻井先生」變成了凌晨二點的,新聞節目結束后馬上就可以聽到櫻井先生的廣播節目了,飯們似乎很開心的樣子。

  父親久違的叫櫻井翔回家一趟,打開家門,引入眼裡的是父親和一位面容姣好的女性。

  “翔,給你介紹一下。”

  只有在人前才會親切的稱呼我的名字。

  “大野集團的千金,大野千繪小姐。這是我家不成器的兒子,櫻井翔。”

  櫻井翔伸出手,友好地微笑,對方露出了那種熟悉又陌生的受寵若驚的表情。

  “她是你大學的後輩,還很仰慕你呢。你們年輕人慢慢聊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  這是商業婚姻的節奏啊,櫻井翔想。

  “我是櫻井翔,還請多多指教。”他說。


  第五年的年末,結束了年終工作報告會的櫻井翔揉著酸痛的肩膀走出電視臺大樓。大堂旋轉門外站著一位穿著淡藍色套裝的女性,櫻井翔看到她后,匆匆忙忙地跑過去。

  “千繪,站在這裡不冷嗎。”

  “還好啦,”大野千繪露出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,“沒站很久。”

  “嗯。”櫻井翔親昵地摟上她的肩膀。“那走吧。”

  電視臺大樓離商業街不遠,走上十來分鐘,周圍就變得熱鬧許多。兩人找到一家裝修素雅的珠寶店走進去。

  “不好意思——關於我上次訂做的戒指。”

  “婚戒工期在一個月左右,下月中旬您就可以來取了。”

  “是嗎,謝謝。”

  “沒關係,請您慢走。”

  櫻井翔摟著大野千繪,坐上一輛黑色轎車離開。

  幾分鐘后,珠寶店對面的電器店擺放著的樣品電視剛好開始播放新聞。

  屏幕里面對記者的男子長著一副不可思議的童顏,畫面右下方打著「首席工程師  二宮和也」的黃色字幕。

  “這次我們開發的,將會突破以往應用的傳統體驗。”

  “是的,計劃二月份左右在日本上線。”

  “應用名叫「Sakura Drop」,是像櫻花那樣短暫的形式來記錄生活,吉祥物也是櫻花圖案的,希望能將「Sakura Drop」帶進人們的生活。”

  “還請多多支持。”


  第六年的二月,櫻花紛飛,萬物復甦。櫻井翔穿著黑白相間的西裝,在嫩綠色的草地上來回踱步。

  前幾天給二宮和也的住處寄去了婚禮請帖。因為櫻井和千繪兩人都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,親友也多是同校生,在經過校方的同意后,婚禮決定在校道旁邊的人工草坪上舉行。

  今天的天氣好得很,陽光暖暖地照著校道上的早。賓客已經有九成入座了,再過十幾分鐘,婚禮的鐘聲敲響,櫻井翔的無名指上多出一枚猶如牢籠的鑽戒。

  唯獨二宮和也沒有來。

  聽二宮的同班同學說,二宮表示他近期會回國;如果已經回到日本了,應該也會給自己發個郵件的。

  在婚禮前夕等待著另一個男人,這種事情有點奇怪吧。

  “哥,快點,開始了。”

  “好——”


  自己……大概是喜歡他吧。

  但是回不去了。

  

  早桜窺探著他們的糾纏,沙啦沙啦地擺動起枝葉。



×

  猜猜大野千繪跟誰有關係~

评论(3)
热度(13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