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サカナ

http://作業用bgm❤



二十。



  “先生,請問我能幫到您什麼?”

  “啊……我看看……”

  天花板中心的水晶吊燈閃爍細碎的光,櫃檯和墻壁都是金光閃閃的,從它開業到現在,應該已經接待過不少幸福的新人了吧。

  二宫和也往四周看了一會兒,然後像是下定決心了一般,向店員開了口。

  “那個、不好意思,我想定做一對婚戒,至少得在二月之前拿到,不知道可不可以。”

  “二月之前啊,您想要定做什麼款式的?”

  “啊,比較特殊。”二宮和也回想起在電腦上看過的那個圖紙,魚形的婚戒,應該不是很常見吧。“開口處要做成魚頭和尾相連的形狀,魚眼用鑽石,不知道這種樣式能不能做呢?”

  “可以的。”店長接過另一位店員遞過來的圖紙。“這個款式您覺得怎麼樣呢?”

  和電腦里看到的一模一樣,新穎又可愛的設計。

  “這是原定六月份推出的新款,當然您現在也可以定做。前幾天有一位客人也選了這個款式,現在讓工匠一起製作的話,二月份之前就可以拿到了。”

  “那就這款吧。”

  “那麼鑽石、您是要幾克拉的?”

  “嗯……這個……”二宮和也擺出一副“很困擾”的樣子,“不好意思,上一位定做這款婚戒的人,他們是用幾克拉的呢?”

  “拜託了!”用濕漉漉的眼睛看向店長,竟然有點像可愛的柴犬。“我想參考一下,拜託了!”

  “雖然這是客人的隱私……”店長湊到二宮和也的旁邊,說,“四克拉的納米比亞鑽,那麼您呢?”

  “啊、那我也一樣。”二宮朝店長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容,那位店長的臉立刻染上了山櫻般的粉紅。

  “順便一說。”

  “はい?”

  “能在戒指內測刻上櫻花圖案嗎?因為「她」的名字裡有櫻花嘛。”

  “好的,請您跟我到這邊量尺寸。”

  “對了。”二宮和也說,“兩枚戒指的尺寸是一樣的。”

  “誒?好的。”

  果然有點在意。店長轉過頭去,只看到他有點落寞的背影。


  然後櫻花開了。二宮在他們之前去領取婚戒。不愧是婚戒名店,工匠的手藝絲毫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。

  走出店門,打開小小的天鵝絨盒子,戒指在陽光下閃閃發光。

  得找個時間,把這枚戒指換過來。

  這樣你和我就能帶著同樣的婚戒了。

  

  嘀嗒、嘀嗒。

  桜餅被扔在客廳的沙發上,浴缸里的水由熱變涼,冰冷刺骨。

  二宮和也舉起了他的左手,在黑暗的浴室里待久了,戒指也會閃著無用的光啊。

  鑽石和純銀幾乎花了他積蓄的三分之二,這樣昂貴的東西,其实还不如上性愛。

  大學的櫻花一如既往的開得早。戴上棒球帽裝成工作人員,將男方的婚戒換成帶著櫻花圖案的那枚——直到婚禮結束,他都不會發現。

  大概,就算他發現了。

  會一輩子這麼戴著也說不定。

  想到這裡,二宮和也覺得十分愉快。

  浴室里迴蕩著他乾澀的笑聲——就像和櫻井翔結婚了、這種想法,還真是可悲的愉快啊。

  笑聲逐漸消散,空空如也的胃像是受不了這樣的抽動,徑自絞痛起來。

  “……真他媽痛……”

  該說是生理淚水還是什麼呢、液體自臉頰落下,消融在無聲的浴缸邊緣。

  二宮和也終於從冰涼的洗澡水中掙脫出來,全身的皮膚泡得皺巴巴的,好像剛出生時、紅通通的嬰兒。今天的晚飯應該也是相葉買來的漢堡排之類的,吃了之後總會吐出來的那種。

  “翔くん……”

  是你把我推下這樣的深淵的,所以我也希望你變得混亂不堪。


  “叮咚、叮咚叮咚、”

  “二宮さん?二宮さん你在不在?我是點心店的相葉,我來送晚飯了哦——”

  二宮和也慢慢地睜開眼睛,過了一會兒意識才清醒起來。給相葉打完電話以後,實在太無聊了,就又回去泡澡。

  腦袋清醒了,許多不必要的記憶碎片也被記起:櫻井千繪進了病院、與櫻井翔的對話、他的郵件、田野里的教堂、神父……

  這樣子又要開始意識混亂了,乾脆什麼也不想。二宮和也從冷水里站起身,隨著步伐在白瓷地板上留下水痕。

  打開門,果然是嚇了一跳的相葉。

  “二宮さん!”

  他從蹲坐的地方站起來,手裡提著已經微涼的食盒。

  “二宮さん……你沒事吧,怎麼全身都濕了?”

  “先進來吧?”

  “誒、好,失禮了……”

  沙發、壁燈、茶几、電視。二宮和也的房子大得出奇,家具卻少的可憐,一片片的白色看上去毫無生命力。來了幾次相葉都這麼覺得,這裡並不是家,反而像一個臨時的安置所。

  所以才要從人的身上來感受溫度吧?這個家冰冷冷的。

  二宮和也接過食盒,放到了電視的旁邊,然後走到玄關的全身鏡前,一件一件的開始脫衣服。

  解開釦子,濕透的白色襯衫掉落在地,深色的休閒褲下露出白皙的小腿。二宮和也走到相葉雅紀面前,因為沾了水,內褲變成了深灰色,形狀什麼的也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“相葉さん?”

  “は、はい?”

  “在吃晚飯之前,要做嗎?”

  “誒、什麼?”

  “你的眼神很明顯啦。我是問你、sex。”

  “現在?”

  “不做你可以走,我不介意的。”

  明知道我一點都不介意,甚至很迷戀這樣,所以才每次都掌握著主權吧?

  相葉把雙手像兔子一樣舉起來,良久之後,才冒出一兩句好、好。

  “ふふふ……相葉さん、反應很有趣啊。”

  “はい……”

  二宮把相葉拉起來,走向臥室。

  這樣子,就像櫻井翔一樣。

  在嘴唇觸碰之前、誰也不會淪陷——這種事情。

  

  在熱氣消散之後,二宮和也走下床,好像要去客廳拿什麼東西。

  晚餐早就涼了,是要拿什麼?難道、還做嗎?

  外面傳來悉悉索索翻找東西的聲音,過了一會他回到臥室,手上拿著一枚小小的、閃著光的小玩意,等二宮和也靠近了床鋪,才發現那是一枚魚形的戒指。

  “二宮さん……這是?”

  “這個戒指,不介意的話你那去吧,算是食物的報酬。”

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還沒說完推辭就被戴在食指上,看上去好像很昂貴,二宮和也的無名指上也戴著一枚。

  “似乎很貴……”

  “就是很貴。你要拿去送女朋友也行,隨便,沒有用了。吶相葉さん。”

  “什麼?”

  “下一次的sex,我也預定了哦?”


  這樣似乎有點、要掉下去的感覺。


  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