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OS」耳环

大野智记得那个时候,樱井翔还是金色头发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让人睁不开眼。那个樱井翔总是喜欢让他帮他戴耳环,明明每次扯到了肉却不吭声,戴完耳环以后一鼻子的汗。

他记得那个时候,樱井翔是喜欢他的。

再往前一点,他们是互相喜欢的。

那个樱井翔喜欢扯着他的衣角,叫他“智くん”,往下却没了声音。

之后不知道谁先告的白,然后做爱,两个十几岁的少年交缠在一起,汗湿了整张床单。

成年的时候,大野智带樱井翔去银座喝酒,樱井翔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新奇之外又有点恐慌。大野智让老板开了个包间,轻车熟路的走进去。

他叫了一杯叫做特奎拉的酒,服务生端上来一杯透明液体和一小碟盐。大野智叫他伸出手来,凉凉的手指头轻轻碰着他的手心,细细的海盐堆积在樱井光滑的手背上,像一座小金字塔;大野舔了一口,然后一口气喝掉酒。

他看到樱井翔的眼神闪烁了一下,脸变得像石榴一样红。

翔くん,我带你去我家吧。大野智笑着邀约,他觉得那个人的反应挺有趣的。

过几年上番组,主持人问他有没有这样喝过特奎拉,大野智说想,对面的樱井翔突然不说话了。

跟那个时候的反应一样。

大野智收藏了整面墙的特奎拉,全都是为那个人准备的。

什么时候分手的。已经不记得了。

大野智只记得那个时候樱井翔已经学会抽烟,每次事后都不说话,一根一根的抽着烟。

“大野くん,我们分手吧。”

大野智没有说话,他看见樱井翔那边烟雾缭绕,他的头发已经长到后颈了,还没有剪。

大野智掐掉他手里那根烟,把他推倒在床上。

他的眼里一半是期待,大眼睛闪亮亮的望着他。

大野智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舔咬着他的锁骨,说:“好。”

撑起身子的时候,他看见樱井翔眼睛里的泪水快要涌出来。

高潮的时候,大野智用牙咬樱井翔的耳环,硬是把它扯了出来。

樱井翔已经哭到不会说话,连痛都没有喊一声。

枕头上面有从耳朵流出来的血,小小的一块,心里不知道流了多少。

“翔くん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
大野智觉得他应该是喜欢的,不然为什么会难过。

真的分手了,大野智一个人跑去银座喝酒,喝特奎拉的时候盐撒在自己手上,舔的时候是苦的,可是那个时候他的的手背明明是甜的。

偶尔会听到他流连gay吧的uwasa,连抽烟都被狗仔拍到,听说他被高层骂了一顿,那个时候的状态真的很不好。

翔くん现在已经不会戴耳环了,头发也变成黑色,比十几岁的时候立派了很多,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。

那个时候莽撞的爱情,随着耳洞慢慢闭合了。


我也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…我想写甜可是满脑子只想到虐QqQ

谁…来…给…我…提…供…甜…梗…

评论(8)
热度(37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