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OS」各自远扬

 http://
 

※それぞれに—中孝介

※背景昭和

※OOC and OOC

 


 


 


 

1.


大野智搬到东京时正值大正时代结束,不知是不是时代交替的关系,街上的东西看上去死气沉沉的,让人愈发沉闷。

父母带着大野智来到东京,就是为了给他换个学校,大野智在以前那个中学几乎制霸,父母顶不过校长的劝退,便带着大野智从家乡搬了出来。

东京的树木都好像刻板许多,更别说新的学校了。

 

大野智在全班面前扯开了中山装的立领。

他望着黑压压的一片立领,突然想念起在家乡爬树打架的日子。


大野智卷着舌头,要多痞有多痞的说请多指教,没想到被全班笑了三分钟。


2.


东京也不是个坏地方,这里的学校有小卖部,有牛奶冰棒,有把炒面加在面包里的新奇玩意,同学们都对自己笑脸相向,至少从没找过自己的麻烦。

大野智买了一个炒面面包,登上校舍的天台,午休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回宿舍睡觉了,大野智从来没有午睡的习惯,就每天中午找一个地方发呆。

 

推开天台的门,风有点大,吹得人刘海往上飞。

没想到这里的风景特好,还能看到远处新建的烟囱。


大野智找了块干净地方就地而坐,解决今天的午餐。


风还在吹着,不大不小,就像母亲轻轻哄你入睡的力度,不知道从哪户民居里传来温柔的民谣,树叶沙沙作响。

 

大野智眯起了眼睛,连炒面面包也忘记吃了。

 


 

“同学?同学你在干嘛?”

 

“啊?什么?”

 


 

大野智睁开眼睛,没想到自己刚刚差点睡着了。

 


 

“同学…你怎么一边睡觉一边拿着吃的哈哈哈哈哈哈”

 

“啊?我?没啊?”

 


 

大野智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同学,他的大眼睛一眨一眨,好像家乡满是星星的夜空。

 


 

“啊,同学,你面包……掉腿上了。”

 

“哎呀。”

 


 

大野智怔怔的望着他,用油腻腻的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。

糟了糟了,没想到大城市那么厉害,还有那么好看的人,比老家的村花还好看。

 

甚至没让他想起来,这里是男校。


3.

  

那之后大野智总是在午休的时候登上天台。

那位同学的姓樱井,单名飞翔的翔,让他想起家乡一颗很老的樱花树。


他告诉大野智,因为他的实家是神社,所以生下来的孩子多多少少有特殊的能力。

比如他自己,他是长子,家里灵力最强的就是他,大到天照大神,小到孤魂野鬼他都能看见。

学校的榕树下坐着土地神,花草丛间有花仙,北边的那条河川里有河伯,田地里有稻荷神守护,这些都是樱井翔告诉他的。

 

大野智一开始吓了一跳,后来觉得没什么关系,还总是让樱井翔告诉他那些神长什么样。


樱井翔隐隐约约看见他俩的小指上,系着一根打结的红绳,他从没把这件事告诉大野智。


4.


 临近毕业,樱井翔准备回实家帮忙打点神社。

 

最近的空气有些浑浊,连风神都说带着硝烟的气息。

远处海港的上空弥漫着别人看不见的黑云,已经好几天了却还未消散,榕树下的土地神消失了,花仙四处乱窜,河伯已经久未出现,稻荷神告诉他,不详之事即将来临。

城里所有有灵性的东西都躁动不安,似乎应了樱井心中的猜想,从海中跑出来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邪神,那黑气跑进了各家的平房,慢慢蔓延到了整片城区。

 

过了几天,街头贴上招兵告示,满十八的健康男子强制入队,发配往东边的国家。

 

樱井差一年才满十八,大野则是正好。 


他在天台看着大野登上军队的卡车,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连道别都来不及。 

大野智看到了天台上的樱井翔,心中默默祈祷他能平安。

 

4. 


离别已经八年,大野智坐着残破不堪的轮船,摇摇晃晃三天才回到东京。 

街头比来的时候更加萧瑟,大野智跟着一片樱花,走到了近郊的一座山脚下。风神在他睡觉的时候告诉他,樱井翔当上了神社的神官,回乡的时候,跟着樱井翔的指示就能找到他。

 

山下跟城里不一样,树木郁郁葱葱,一片绿里藏着高高的鸟居,大野智沿着不明显的小路往上走,很快就找到了神社。

地板用青石板铺成,几位巫女正在扫地,大野智问了樱井神官的位置之后,欣然往院落里走去。

院里点着不知名的香,一棵樱花树越过房檐,纸帘门后影影绰绰,那人的侧影映着烛光依稀可见,一拉开门就能看到。 

大野智站在檐下,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
“大野さん,您可以进来了。” 

檐下的风铃叮零当啷,好像在催促他快点进去。 

 

纸门从内拉开,那人穿着一身素色和服,眼睛不输当年的明亮。 


 “大野さん,好久不见。” 

“是…很久不见了呢,翔くん。” 

 

 大野智不敢看他的眼睛,怕是从此无法自拔。 


 “大野さん,自毕业已经八年了,战争无情…大野さん一切还好?” 

“嗯……还好。”

 

“大野さん可否挂念我?” 

 

 大野智被吓了一跳。何止是挂念?每天睡前都念着他的名字,这一念就是八年。 


 “是的,对父母也十分挂念。” 

“大野さん。”樱井翔拿起一杯茶放在嘴边,“你就别骗我了,相叶さん都告诉我了。”

 

?!相叶是谁?大野智记得营里没有姓相叶的人。

 

“是风神,给你托梦的那个,特别活泼那个。”

“说是大野さん每天晚上都念着我的名字……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也念着,差不多都知道了…”樱井翔看着大野智震惊的表情,努力忍着不让茶喷出来。 

 

大野智不敢说话,低下头算是默认了。 


 “大野さん,我也很想你,每天都想,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帮你祈福。” 

大野智一脸震惊的表情,下巴快要掉到地上了。


大野智不知道,当年他出海风浪大,樱井翔去海边求了罔象女神保他们一路顺风;他怕大野智在战场上出意外,每天让相叶帮他看看大野智是否平安;他每天早上写下一纸祈福,久而久之竟然堆满了一件平房;他的灵力几乎有一半总在大野智身上,差点当不上这神社的神官。 


大野智不知道,他的心情和樱井翔是一样的。 


大野智许久才缓过神来,他抱着樱井翔,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。 等大野智安静下来,他拉着樱井翔走进房间,拉上纸帘门。 


“等等……大野さん,你干嘛?!” 

“对不起…翔くん…给我五分钟就好。”大野智已经开始沿着和服的边缘亲吻樱井翔的肌肤,目的显而易见。

 

“嗯…大野さん…我等下还有事、晚一点、我们吃完晚饭……nino!你走开!”

“nino是谁?”

“是我的式神……大野さん、你、慢点…”

 

柴犬样的式神叹了口气,把蜡烛吹灭,去找他的小伙伴玩了。


5. 


樱井翔早就这么觉得,各自远扬也好,生离死别也罢,他都会在这里等,他知道他们的红绳从来没有断过。 


还没搬到东京的时候,大野智抽中的签告诉他,他会遇到一个命中注定的人,虽有离别,但是最后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局。 

大野智第一眼看到他,就知道他是命中注定的那个。

 


END


 


※ 

我是lemo

 

这个故事写了好久(还不是拖延症)…结局还在想是BE还是HE,最后决定HE……

 

BE结局是翔桑使用灵力过度,小大回来的时候差不多不行了。

 

最后一段我尽量想文艺一点…分段之类的,手机编辑你懂的,所以很乱。

 

之前的不知道为什么没发出来?

评论(13)
热度(53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