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[2Y]错觉/櫻花傘 ooc架空

  我無聊寫的文,賭五毛會坑(另外我寫東西很囉嗦

  START!


 序


  錯覺。

  這個世界充滿錯覺。

  比如,想買的鹽汽水變成了咖啡,本以為是大晴天卻忽然下起了雨,還有,說是一夜情的炮友卻成了一生都黏黏糊糊糾纏不清的存在。

  所以啊,閉上眼睛就好了。



一。


  二月。

  校內充斥著討人厭的情侶們,櫻花紛飛的令人討厭的季節。似乎是要把沒人要的人們逼到更陰暗的角落里去,耀眼奪目的美麗櫻花。

  真的令人討厭。

  二宮和也一邊想著,一邊捂緊了身上的大衣。大衣是立領設計;越是捂得緊實,臉就越沒入衣領,最後只剩下藏在黑色鏡框后的一雙茶色眼眸。

  他快步的走在充滿情侶的櫻花校道上,幾乎用跑的速度。

  “快趕不及了,快趕不上了。”二宮和也小聲的嘀咕著——遊戲研討會可比這種情侶聖地有魅力的多,更何況是用生命愛著GAME的二宮和也。

  校道的盡頭是平時學生們舉辦活動的地方,二宮所處的遊戲興趣社正處在其中。校道兩邊分別是人工湖和人造草坪,兩邊都種上了大顆的桜樹。二宮和也也曾和女友——那可是前話了。在草坪上摟摟抱抱,親親我我,並未巨大的草坪留下自己精血的一部份。

  不過都分手了,還有什麽好看的。

  二宮和也跑過盡頭是,餘光瞥到一個熟悉的人影——不,也不算熟悉吧。那人背著光,陽光在他的黑色頭髮周圍打上了一個光圈,垂下的目光像是在發呆,很好看。

  看那四處張望的模樣,是在等人吧。

  一定是女朋友。

  心臟可笑的被揪緊,二宮快步跑上大理石臺階。



二。      


  櫻花,櫻井,櫻井 翔。

  就如名字所示,出身名門,溫文爾雅;無論走到哪兒,都像春天盛開的櫻花一般吸引人。

  “簡直就是討厭的現充頭頭嘛!”這是GAME部的宅男們對櫻井的評價。

  [眼光總跟著閃閃發光的櫻井先生也沒什麼錯。]二宮和也卻是這麼想的。他不似那些宅男們一年四季也找不著女朋友,自然,也沒這麼憤世嫉俗;但他也沒有意識到,自己的眼神和那些對櫻井抱有好感的女人們沒什麼兩樣;甚至更過分的,做著那些女人們做不來的事。

  比如斯托卡什麽的。

  二宮和也甚至為此多進修了一門計算機技術——目的,爲了做一個高級的跟蹤狂。(雖然這樣很喪失)

  入侵對方的電腦,手機,了解他生活的點點滴滴,然後——加入一點點催化劑,就可以成功滲透進他的人生。

  櫻井翔上個月的女朋友是菜菜子,上週是莉緒,這周又是理繪。二宮甚至能猜出櫻井翔在女人方面的喜好:這些女孩也是大學裡受歡迎的那一類,長得漂亮,身材苗條,成績同櫻井一樣優異。這令宅男們更加咬牙切齒,優秀的女人+優秀的男人,根本就是閃瞎人眼的現充存在呀!

  二宮和也對此卻不以為然。他漸漸的發現,櫻井換女人的速度也快得離譜,分手理由也幾乎一樣。經過多次的走訪調查(。),二宮和也發現:

  櫻井翔就是一個他媽的完美主義者。



三。


   [ 櫻井翔,23歲,完美主義者。]

  二宮在他的筆記本上如此寫到。

   [原因:櫻井總換女友,是因為他不容許她們犯錯誤,不准耍脾氣,一次都不行。]

  即使是美女們淚眼朦朧楚楚可憐的模樣,也拯救不了櫻井翔的強迫症。

  當二宮和也看到石凳上等待伊人的櫻井翔時,他先是下意識的竊喜——櫻井先生跟女友又要game over了啊;下一秒卻被焦躁取代——反正還會有前赴後繼的傻*女人想要被他上。

  遊戲研討會進行得很順利,一群宅男在一起玩玩遊戲,討論討論攻略女主角已到了哪個階段,或是提出遊戲中可利用的BUG。二宮看著掌機螢幕上被踩死的邪惡烏龜,心中的不爽也消了大半。不知不覺就到了黃昏時刻,當二宮和也走出大樓時,草坪上的情侶大都四散回家,調了一天的情,肚子也該餓了。

  二宮和也一邊走,一邊圍上黃色的圍巾。圍到一半,手卻突然停下來。像遊戲主人公死亡前的停頓,二宮和也凍在那裡,連思緒也一瞬間停止下來。

  ——視線的那頭,櫻井翔還坐在那條石凳上面。

  絲毫看不出等人該有的不耐煩,表情放鬆,自然,就像平常那個處事從容的Sakurai Sho。透明傘被放到了石凳的另一邊,空出的雙手撐起後仰的上半身,修長的雙腿則慵懶的甚至互相搭著;如若此時二宮手裡有一部相機,他一定有自信拍出生平最美的照片。昏黃的夕陽全數打在櫻井翔的臉上,勾勒出他柔和的的側臉,透明的睫毛,上翹的眼尾和飽滿的紅色嘴唇。

  好看得像西方的古典油畫。

  短短几秒卻像是不停回放的影片。有些人就是這麼狡猾,只用幾秒,卻給你留下一生的定格。

评论(4)
热度(21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