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[2Y]错觉/櫻花傘 ooc架空

  現在寫到第六章,感覺路還有好遠啊(遠目

  慢慢發上來。

  哦另外我去查了一下,櫻花是在三到四月份開的,但是因為環境問題提前開了,二月開櫻花應該不算個bug,吧。_(:3 / <)_

 四。

  二宮和也在經過短暫的停頓后,圍好圍巾,繼續往前走著。

  [心跳聲不會被他聽到吧,耳朵應該沒有紅得太誇張,腳步沒有亂,沒有亂。]

  DOKI,DOKI,DOKI,DOKI。

  大腦君如此勤奮的運作時,將身體的主動權交了出去,以至於很久很久的以後,二宮都在懊惱自己當時的不器用。

  男人是衝動的生物,更何況是在理性飛走的時候。

  等二宮回過神來,他已經坐到了櫻井旁邊的另一條石凳上。側過頭去看,即使是隔了兩米還是三米的距離,眼睛也能好好的對焦到那個男人的臉上,連肌膚的細膩紋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想把周圍亂七八糟的玩意兒全部P掉,只留櫻井翔,只留他一個人就好。

*****

  また一度,一目惚れ。

*****

  戀愛中的眼光總是太過熾熱,即使用餘光看著也會不好意思。

  櫻井翔轉過頭去,去看那視線的主人。校道的起始方向的一條石凳上坐著一個貓背的瘦小男人,看上去比自己小那麼幾歲。茶色的短髮顯得格外清爽,是會博的好感的髮型;淡淡的一字眉下是一副黑鏡框,後面有一雙好看的茶色眼眸,視線里透出的火熱讓人難以直視。

  やばい,這是赤裸裸的視奸啊,視奸。

  但精英就是精英。櫻井翔勉強對上那人的視線,用厚臉皮築起一座城牆。

  “あの……”櫻井翔看著對方突然收回視線,驚慌失措的樣子,努力忍著爆笑的衝動。“櫻花很漂亮吧?”

  “えっ?!”雙方都嚇了一跳。櫻井吃驚于自己剛才準備了一大串讓人不明覺厲且咄咄逼人的問句,怎麼在看見對方反應的同時替換成了這樣莫名其妙的問題。

  不對,自己搭訕一個男人幹嘛?

  “うん……”二宮和也含糊的回答著,一邊往頭上看去。正上方就是開得正好的大葉早桜*,這樣盡力開著的櫻花,自己從未如此仔細的觀察過。一簇簇的白粉色小花開在樹枝上,垂下的枝頭讓人懷疑是不是花開得太多,太重,連樹枝都支撐不住;花簇在路燈白熾的照耀下顯得透明蒼白,但卻不羸弱;即使落到地上也盡力展示自己的嬌豔。由生到死都是粉色。

  真的很漂亮。

  櫻井翔看著這個陌生男人的臉上透露出的打心底里的讚許,不禁笑起來,還覺得這個男人挺孩子氣的,挺可愛。

  不對不對!!想什麽呢!

  精英櫻井趕緊收起臉上一閃而過的慌亂,看著對方緩緩轉下的臉。

  可愛い。

  對面的男人眼帶笑意,完全沒了之前那情熱的影子。他說了話,櫻井才發現男人的聲音比想像中尖細。

  うん,可愛い。

  “真的很漂亮啊,Sakurai……Sakura!!”

  “うん…?啊對啊,很漂亮對吧!”

  櫻井君,開小差是不對的。

  “啊,忘了自我介紹。我叫櫻井,你叫什麽?”送上一個迷倒萬千少女的微笑。

  “誒?我是二宮,二宮和也。”

*

資料來自百度。

大叶早樱(Prunus subhirtella)

这一种樱花在国内的栽培要少于东京樱花和日本晚樱,但是它的一个变种Prunus subhirtellavar.pendula垂枝大叶早樱或叫垂枝樱花,却较为知名。

大多数中国引进的樱花,枝条都是向上长或者伸展开来的,日本本土有许多特别的垂枝型樱花,从东京樱花到日本晚樱都有这样的园艺栽培品种,但形成稳定遗传成为变种的只有垂枝大叶早樱。

垂枝大叶早樱在生长的初期也和大多数樱花一样,但达到一定高度之后,大枝横生,小枝直立或下垂,形成垂柳状的樱枝,形态类似龙爪槐

垂枝大叶早樱的花淡红偏白,花型紧致,加上因为垂枝特点而带给人的宁静淡雅之感,常被日本人誉为最美的樱花。

五。

  二宮和也還記得,第一次遇見櫻井翔的情景。

  那也是在二月,校道兩旁的桜樹剛剛移植進來,櫻花先生因為水土不服,並未像現在這樣開得茂盛。

  彼時的二宮還只是一個人生地不熟的青澀小宅男,還未經歷要成為大人的一系列的事情。他穿著一件寬鬆的格子襯衫踱入校園,貓著背,看上去可愛又可笑。

  新生入校之時也是各大社團拉起戰爭之時,各個社團的社長都他媽的跟喝了三十罐紅牛再嗑安眠藥似的。二宮一進校門,還沒反應過來,手上已是接了一大沓傳單。各種來自前輩的熱情讓二宮和也感到十分不適,更別說還有BL腐女子社。

  走了好久才找到一處稍微清閒的地方——景觀校道。比起校門口的熱火朝天,這裡清靜得讓人舒服得多。從遠處望去,那兒只有兩個圍繞石凳搭建的攤位,基本上沒人。

  二宮和也這才鬆了口氣,慢吞吞的走過去。剛才一路疾走已經耗費不少力氣,那兩個攤的攤主看上去也沒有那麼難纏。

  走過去才發現,其中一個攤位是遊戲興趣社。二宮和也頓時興奮起來。攤主抬頭看了二宮一眼,又低下頭繼續玩他的掌機,半天才悶出一句——“要加入嗎?”

  二宮和也心中燃起了小火團,大聲的喊:“好!”然後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。往四周看了看,依然只有自己,遊戲社攤主,和另一個攤主,這才鬆了口氣,不至於這麼丟人。另一個攤主友好的微笑著看過來,對二宮點了點頭,二宮也回敬自己的純良笑臉。

  旁邊的攤位是一個叫社交舞社的,攤位上只有剛才那個男子。男子看上去彬彬有禮,穿著一絲不苟的深藍色細條紋西裝,倒是頗像電視臺的主播。男子一直正坐在攤位上,偶爾有個感興趣的路人,男子也一五一十的給對方講起社交舞的起源,發展,自己社團的作用。二宮只是一直聽著,都有種想衝過去加入的衝動。

  男子給一臉欽佩的路人遞上一張傳單(這讓二宮想起自己的上班族老爸給別人遞名片的樣子),40°鞠躬,然後與路人有禮的道別,重新正坐回攤位上。二宮和也不禁感歎旁邊那人的社交能力。

  放鬆下來后就是沒由來的疲憊。二宮隨便在遊戲社攤位找了個位子坐下來打遊戲,攤主也不管——這就是自己與旁邊社團的區別吧。

  不知不覺已是暮色時分,小掌機也撐不住這樣長時間的消耗。這一天下來,二宮和也除了坐久了腰有點疼,倒也并不無聊。閑下心來,除了與同樣掌機沒電的社長(沒錯他就是社長)熟絡了關係,二宮也一直在觀察旁邊那人——已經正坐了一天,難道他不累嗎?!

  坐在旁邊的遊戲社社長注意到二宮的心不在焉,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,是旁邊的那個攤位。

  好心的幫一下戀愛中的少男吧。(?)

  “喂,你在看他么?”

  二宮和也一下子回過神,轉過頭來看著社長,耳根都紅了。

  社長看著一臉失措的二宮社員,“噗”的一聲笑了出來。也不待二宮有什麽反駁,就說:“他可是我們學校的大名人,櫻井翔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