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[青い春]九條×雪男

青い春

九條×雪男 曖昧向文

原作情節改動有,死命湊了個CP(

這是去年寫的文了,文筆一如既往的亂七八糟。很喜歡藍色青春這部電影,殘酷青春的題材真的超棒(我是有多喜歡虐DK啊

雪男一步一頓的慢慢走上天台。

他扶著鐵皮脫落生鏽的扶手,手被翹起的鐵質邊緣刺得有些痛。心愛的木吉他被抓在手邊,與台階碰撞發出“哐啷哐啷”的響聲。

他走上了鐵質圍欄圍著的天台,九條在離他不遠的地方,像往常一樣,靠在邊緣抽煙。他一天到晚都在這兒看著遠處。

雪男甚至覺得他的側臉有點好看,他一直這麽覺得。

他躡手躡腳的走到九條旁邊,也扶上那條欄杆,動作輕柔得像一隻貓。

“Yukio。”九條叫了聲他的名字,乾淨的三個音節。

雪男只感覺震了一下,不知是嚇到還是什麽別的,自己的手指都在顫抖。

“哦。”他在看什麽呢?天空很藍。

九條就在哪裡安安靜靜的抽著煙,眼睛瞇縫成一條線。

樓下諾大的操場上突然出現一個跑動的黑色身影,那人跑出校門的時候下課鈴剛好打響。那立即引起了九條的注意,他注視著那个黑色身影,直到他跑到櫻花樹下看不見的地方。

“我覺得他很可怕。”

“可怕?”雪男疑惑的問。只要是說到打架就讓別人聞風喪膽的傢伙,怎麽會害怕。

“嗯。知道自己想幹什麽的人,很可怕。”對於自己的理想,未來,甚至人生,都一清二楚的人,比渾渾噩噩混日子的不良少年要厲害得多。

雪男努力的在腦海裡找到一個適合的答案。

“我決定要當超人。”

“超人?”

“嗯,超人。正義的——超人。”

九條的煙吸盡了,丟到腳底下踩扁,可憐的煙蒂在發出最後的火光後,立刻被碾壓成一些灰燼。風“呼——”的吹過他的頭髮,在耳邊發出微小的“嘶啦嘶啦”的聲音。

雪男看了看他,然後又看向遠方。“我殺了大田。”他讓自己盡量顯得冷靜的開口。

“……什麽?”九條終於轉過頭來。他盯著雪男,眼神讓人起雞皮疙瘩。看得出來他感到驚訝,眉毛都抖了一下。

“我殺了他啊。因為我想做正義的超人,PEACE——”雪男對著九條比出一個大大的V字,下眼眶卻已經紅了。“吶,九條。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其實我一直覺得你蠻厲害的…”不等對方答應,自顧自的說起來,“你打架很厲害,也能做到很多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,你看,就像在這兒。”雪男往九條那挪進了一步。“你真的很厲害,我想成為你,這樣就不會活的那麽窩囊了,只能靠殺人解決問題。”雪男輕笑,幫自己點燃一根煙。“還有,點火。”

九條看他的眼神裡沒有任何感情,就像一隻呆滯木偶。

雪男抬起頭看向他,只覺得心裡有無限的酸楚。胸口很痛,讓人想摘下那個鮮活跳動的器官,有一種感情湧上嘴邊,卻又無從開口。他甚至覺得自己可以在這兒殺了九條,但他又下不去手,因為他根本動不了。這是恐懼,可是他到底在恐懼什麽。

樓下傳來了警車的刺耳警笛聲。

雪男意識到自己終於能動了,他覺得自己被一層黑色陰影攏蓋。食指與小拇指上的戒指跟欄杆碰撞發出輕微的金屬響聲。“吶…九條…”他看了一眼即將開到校門的警車,以極小的聲音喃道:“我喜歡你…”然後一把扯過九條的領子,眼裡滿是悲傷的情緒。他一步向前,親上了九條的嘴脣。

還沒有抽完的煙掉在地上。

天上剛好飛過一架客機,整個天台充斥著飛機引擎與風攪動的聲音。

他在九條的嘴脣上停留了一會,然後放開,抓起木吉他往樓下走去,沒有一次回頭。

九條覺得可能是幻覺,他聽到雪男在下樓的時候,輕輕的喊了一聲自己的名字:“九條。”

雪男坐在通往頂樓的昏暗階梯上,彈著那首他最愛的柔情小調。他相信。他的花總有一天會開的。

幾分鐘後,九條依舊站在天台,目送他在一片喧嘩中離開。

END


沒看過電影的肯定不知道我在說啥…

一度被高岡蒼甫(現在叫高岡奏輔)给迷的七荤八素的,这家伙的演艺生涯跌宕起伏,现在也没了事务所,跟铃木亚美交往中。哦,跟宫崎葵离婚的那位。
倒是松田龍平,现在也很喜欢他,他的ins超级可爱!!!!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