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[2Y]情人節賀文~

情人節還是寫點什麽好了。

我要帶火把上街。




今天是情人節。

街上到處都是粉紅色的裝飾物,街頭親熱的情侶們讓大街看上去更粉色。櫻井翔也是其中的一員,他手拿著一大束玫瑰花,大步流星的走著。

目標是一間以原木為主題的咖啡館。推開玻璃制的大門,門把上的風鈴便發出“叮鈴叮鈴”的響聲,提醒店主人有客人來了。

一切看上去都那麽愉快。

“哦,aiba桑,你在啊。”

“哦哦哦,翔醬!你怎麽來了?”

“我約了nino。”櫻井翔說起那個人時的神情愉快極了。

相葉雅紀立即明白是怎麽一回事。他放下工作著的磨咖啡豆的機器,把櫻井翔帶到一個視線較好的卡座,招呼著他坐下。

“翔醬要喝什麽嗎?”

“拿鐵,謝謝。”

兩分鐘後相葉雅紀拿著一杯散發著香氣的咖啡走過來,上面滿滿的都是奶油泡沫。

連咖啡看上去也那麽可愛。

櫻井翔便開始等待他的那位叫“nino”的戀人,臉上透露出滿滿的期待。

不過表情沒有維持到黃昏。

大杯的拿鐵咖啡早就見底,還留有一些泡沫在裡面。而桌上的玫瑰花的顏色感覺也沒有早上鮮艷,甚至有點兒枯萎的跡象。

世界像是隨著心情而變化的,一切都暗淡了。

等到櫻井翔給自己的最後一次機會,七點整,那位名叫“nino”的戀人也沒來。

櫻井翔只得灰溜溜的跟相葉雅紀道了別,再拿著那一束玫瑰回家去。

扭開公寓的大門,入到玄關處發覺有一絲不對。但願別是世界奇妙物語那樣的恐怖故事,櫻井翔這麽想著。

“颯颯——”

好像從哪傳來細微的聲音。櫻井翔拿著皮鞋的手一下子停下來,警覺的抬起頭。

可能是幻覺,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看世界奇妙物語了。

“颯颯——”

又是那種聲音。

櫻井翔聽得更真切了,好像是從主臥室裡傳出來的。

顧不得說“我回來了”。櫻井翔鼓起勇氣,在一片漆黑的房子里,朝著臥室的方向前進。

那種“颯颯”的聲音越來越明顯。跟好奇心同樣飆升的是恐懼感。櫻井翔有點明白了恐怖片里的主人公怎麽老是作死,人的好奇心真的太可怕了。

終於摸索到了臥室的開關,“啪”的一聲,突然的亮光讓眼睛不能適應。過了兩三秒,櫻井翔才看清楚房間裡的一切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”

自己的床上背對著坐著一個人,貓著背的樣子看上去陰森極了。

……等等,貓背?

床上的那個男人慢慢的回過頭,即使只看鼻子,都能想得到他那副充滿鄙視的表情。

“翔桑你幹嘛啊,嚇我一跳。”

“不不…我這邊才是…”

場面陷入詭異的沉默之中。

直到櫻井翔想起早上那件事,他才稍有底氣的質問起對方來。

“nino,你早上怎麽沒來。”

“不想去。”二宮說完又繼續忙活手上的事。

櫻井翔無奈的走過去,看見二宮和也正在絞著鐵絲;再仔細看地上的半成品,拼成“nino♡sho”的形狀。

什麽脾氣啊不爽啊全都消失了,櫻井翔開心的笑起來,抓著那半成品又仔細的看這看那。

“nino給我情人節禮物嗎?謝謝!我好喜歡!”

二宮和也的表情再淡漠,他的耳朵也總是會出賣他。

櫻井翔忍不住親了一口那紅色的耳垂,然後蹦跶著去拿玄關的玫瑰。

等回來的時候,鐵絲已經不知道收到哪兒去了。二宮和也坐在床鋪上,數著一盒兒安全套。

他看到門口呆滯的櫻井翔,fufufu的笑著走過去把戀人鎖在手臂和墻壁之間。滿眼的戲謔。

“翔醬,你聽說過花樣作死大賽嗎?”

牙敗喲,我這就是作死喲。

“你是想在今天做到射不出為止嗎?”

櫻井翔一臉的認命。

“翔醬,情人節快樂。I love you~”

這句話在高潮時是怎麽也聽不到了。




相葉:翔醬我不是故意出賣你不告訴你nino不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ino好可怕我不會告訴翔醬的!!!!!!

评论(2)
热度(15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