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櫻花傘 ooc架空

十二。

這種感覺很不好,很不好。

櫻井翔躺在他自個兒的大床上,那一瓶波爾多紅酒早已經見底,天花板暗沉沉,轉呼呼的,如同櫻井翔的臉和他的腦子。

已經給二宮和也打了第二個電話,發了第三條信息。信息裡寫著自己的寢室位置,還有那些性的暗示,可是二宮和也就像消失了一樣,半點消息都沒回。櫻井翔只得窩在自己的寢室里,喝光了那瓶還不錯的紅酒,數不清自己看了幾回手机,依舊什麽都沒有。

這種感覺很不好,很不好,就像玩捉迷藏時「鬼」 提前睜開了眼睛,卻發現那些小混蛋一個個的都跑回家去了。

啊啊——無聊。

櫻井翔瞄了一眼墻上的掛鐘,昏昏沉沉的睡過去了。

*****

待到櫻井翔醒來,已經是凌晨三四點的事了。

“一不小心就睡著了。”櫻井翔迷迷糊糊的喃著。但是睡得挺舒服的,他扯了扯蓋在身上的軟軟的毛毯。

似乎有哪裡不對,不過懶得管了。

櫻井翔又昏昏沉沉的閉過眼去,身體飄忽忽的,床也比平時軟了,好像一個黑洞,就等你睡著了之後把你撕碎扯爛。

“嘩啦——”

像是那種大雨傾盆的聲音,一下子把櫻井翔從意識邊緣拽了回來。

等櫻井翔再清醒了一點,他發現水聲是來自浴室的。

似乎有誰在浴室洗澡,墻壁上的壁燈也被打開了,有人把燈調到了一個剛剛好的程度,暗暗的,好像酒吧裡的曖昧的光。

真的那麽貼心的賊嗎?

櫻井翔掀開被子,一步一步的朝浴室走去。

裡面嘩啦嘩啦的水聲還在繼續。他走到浴室門口,手搭上門把,“吱”的一聲——

門從裡面被拉開來了,櫻井翔張大嘴巴的看著那個「賊」,感歎自己的腦袋真的不是很清楚了。

二宮和也站在門口,背後是一片水霧的浴室。

他濕漉漉的,水珠還在順著他的脖子留下來。櫻井翔似乎打擾了他的洗澡時光,二宮和也還是赤身裸體的,把紫色的地毯染濕一片。

浴室的灯光來自他的背後,櫻井看不太清他的表情。

“nino,”櫻井說,“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,那麽晚。”

二宮和也沒說什麽,而是直接把櫻井翔拉進了浴室。

從花灑出來的熱水淋在兩人身上,打濕了櫻井翔的襯衫和褲子。二宮和也揉了揉櫻井翔的屁股,然後啃上他的嘴脣。

脣齒間帶著血的味道。二宮和也緊緊的盯著櫻井翔,茶色的眼眸裡看不出是什麽情緒。

“知道別人的秘密可不是好孩子哦?翔醬。”

“誒——是嗎。那麽請懲罰我吧,ninoさん。”

*****

又是一個縱情之夜。櫻井翔摸了摸酸痛不已的腰,按照身上這些痕跡,要有好一段時間才能交女友了。

二宮的粗暴不同於一樣的每一次,他將櫻井的腿扛在臉上,或是叫他自己打開,用手指自己進出著自己,無論哪一樣都帶著滿滿的侵略性。

不過沒關係,除了做愛,櫻井不會在二宮面前有任何示弱的機會。

而且,他也不太討厭那些懲罰。





匆匆忙忙匆匆忙忙,預計準備會有肉吧?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