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櫻花傘 架空ooc

我就知道會被lft和諧♥
所以重發啦,哎呀好和諧XD




十三。


再過一個月,翔君就要畢業了。

前些天去了畢業生們的聚會。我坐在角落,透過那些完全不認識的人們看著翔君的側臉,他們喝了很多,最後大四的學長們全都喝趴成了一片,包括滿臉通紅的翔君。

翔君往四周望了望,然後找到了我,笑了。

像是一直以來的,帶著情=欲、驕傲,還有些許蔑視的笑容。 他透過人群看著我,應該一早就發現我了吧。

我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疼,付完咖啡錢就走了。

然而我並沒有馬上回家。我現在街角等了一會兒,電燈的後面漆黑一片,他是看不到我的,我想。

過了一會,翔君出來了,我想上去扶他,卻從不知道哪個路口衝出來一個女人,她看上去很著急,細長的眉毛全都糾到一塊兒;翔君很自然的把手放到她的腰上,把女人扯過來狠狠地吻她。

他們親吻了很久,就如同我在電燈下站了那麽久。又是那種火辣辣的疼,我覺得我的腳有點兒麻了,於是在他們去旅館之前我轉身去了車站。

深夜的地鐵還是那麽多人,大多是剛下班的歐吉桑,從卡拉OK回家的高中生,或是從聯誼會失敗而歸的大學生。車廂裡的人很多,肩膀擦著肩膀,膝蓋抵著膝蓋,沒有人會在意角落裡站著地狼狽不堪的我。

回到家後,我就洗澡睡覺去了,至於在夢裡見到了什麽,以至於第二天滾下床去,記得不太清明。

第二天便接到了翔君的電話。他問「今晚能見面嗎?」我回答「好的。」

我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去超市買了啤酒,下酒菜,食材,然後拎著超市的大塑料袋去買了一條銀製的鎖骨鍊——在店員鄙夷的眼神下選了最貴的那一條,幾乎花了我兩個月的工資。

大概八九點鐘,翔君來了。我們達成了某種默契,只要需要「見面」,就有翔君帶床上用的那些東西,而我就負責拿著七七八八。他今天卻什麽都沒帶,甚至連潤滑劑都沒有——就像只是來朋友家喝酒的,僅此而已。

吃完蕎麥麵後,我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魷魚干。翔君說著畢業之類的話題,他說他要去他父親的公司工作,似乎是那個櫻井集團什麽的。他笑著說很高興在大學的最後一年認識我,他很喜歡我,我們是很好的朋友。

——「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哦。」

他一邊說著,笑得像頭溫順的小鹿,而我卻出了一身冷汗,胃裡翻滾不止。

我進到浴室里,試圖用冷水沖掉胸腔裡那種濃重的疼痛,但是不太可行。懶得擦身子,渾身濕噠噠的就走出去了。

臥室里,翔君已經脫=光了衣服在床上等我了。我攀上他的尾椎骨啃上他的肩頭;他主動地弓起身子,轉來頭來,吮=吸我的下脣,我也更加熱烈地回應著他,然後將陰(哎呀好和諧)莖深深地埋進他的身子里。

“あぁ————”

甚至連擴=張都沒有進行,翔君吃痛的喊了一聲,用力的推著我,然而我更加用力的挺=進去,讓他無處躲藏。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讓翔君出血,透明的前列=腺液混雜著紅紅的,暖暖的,屬於翔君的液體。過了一會,翔君的裡面沒有絞得那麽緊了,我開始緩慢的挺進,抽出,翔君也發出了難耐的呻=吟,他似乎適應了這樣的疼痛,並且將它轉化為了快=感。

“翔君,真的很適合做這種事呢。”

我咬著翔君的耳朵說。他從臉頰紅到了耳尖,很可愛。

“只是跟nino而已……”

這樣的對話,很像交往中的戀人對吧?

“うん!あ……”

翔君抖了一下,然後達到了高(太和諧啦)潮,我也射=在了他的體內,抽出時,精(和諧)液還帶著一絲血。

高=潮後的翔君總是沒有什麽力氣的,明明我也一樣累,卻還要不停的去滿=足他,狡猾得像個小惡魔的翔君。

我拿出枕頭裡藏著的紅繩,趁著翔君還沒有清醒過來,將他左邊的手腕和腳踝綁在一起,右邊的手腕和腳踝也這麽做。等翔君意識過來,他已經以一種更加羞=恥的姿勢呈現在我面前。含著精※液的私※處一覽無余,更像是在邀請著我。

我走到客廳,找出上午買的鎖骨鍊,將它戴到了一臉詫異的翔君的脖子上。

“……這是什麽……?”

翔君試圖去看他脖子上的東西,但是不可行。

“是infinity哦,無限的符號。”

我將翔君的腿架到了我的肩膀上,因為紅繩的關係,翔君只能抓著我的後頸或是脊背,然後等待我的侵=略。

“ねぇ……あ…nino,這個姿勢好累……”

“え,是嗎?”我又一次插=進翔君的身體裡。

“做完再說吧。”

“あ……nino…你、太快…”

他鎖骨間的銀鍊隨著動作一起一落,如果可以的話,請讓我們的關係也像這條項鍊一樣。

去到了尾,卻重新開了頭。

*****

現在是多少點呢?四點,五點,再過一會兒,太陽就要升起來了。慘淡的月光透過窗子照進來,正好照在不大不小的床上。

“翔君,跟我交往吧。”

二宮和也站在床邊說道。他的頭髮濕漉漉的,上面沾滿了汗水。

櫻井翔用力地撐起身體,盤腿坐在濕透又粘膩的床單上。

“到現在為止,我沒有犯過你那些前女友的低級錯誤,不是嗎。”

櫻井翔懶得去管從紅腫的後=穴中流出來的精=液,他伸長了手,從床頭找到一根煙點上。深吸一口後,月光照著煙霧,照著櫻井翔蒼白的臉。 他看著床邊站著的瘦小的——一樣貓著背的男人,無視他緊握成拳的漢堡手,說:

“nino,我不希望你來毀掉我的未來。”

“如果大家發現櫻井翔跟同校男人做著這種事情,會怎麽樣?”

“我只是喜歡跟你做。”

“nino,我們是不可能交往的。”

煙霧遮住了一切,遮住了櫻井翔半瞇的眼,遮住了二宮和也青白的臉。


因為我們的關係就是最大的錯誤,不是嗎?

9 3  
评论(3)
热度(9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