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大柠檬

weibo:@yamadalemo_
ins&behance:LEMOLEOME

「2Y」錯覺/櫻花傘 架空ooc

十四。



  二月,正是樹木生機勃勃的季節。

  風吹動了樹葉,吹不動透過樹葉照下來的陽光。穿著西裝的人們順著校道走向學校的禮堂;校門兩側的大喇叭放著悠揚的校歌,穿過圖書館、穿過人工湖、穿過男生宿舍、穿過一片的桜樹,依然傳到了櫻井翔的耳朵里。

  櫻井翔同那些人一樣,穿著西裝,走向校道盡頭的大禮堂。

  他胸前左側口袋別著一個櫻花胸針,即便是假花,也十分嬌豔可愛。花朵下是淡粉色的緞帶,「櫻井 翔さん」的字樣工工整整地寫在上面,正如櫻井翔工工整整的黑髮。

  再過半個來月,櫻花就要開了。

  此時是二月初,二月的最後一個星期,校道上的櫻花便會“忽”地全部冒出來,許多人聚集到草坪上,一邊賞櫻一邊吃著三層的便當。

  仔細看去,一些或粉或白的花苞已經迫不及待地長了出來,透過枝和葉,窺視著校道上黑色的人群。

  櫻井翔深吸一口氣。

  ——已經是要離開的時候了,對著這裡的所有。從今往後,工作也不得不加油了。

  櫻井翔加快了腳步,登上大理石制的灰色臺階。


 “從現在開始,各位就不再是學生了,而是作為一名社會人,成為這個社會的一部份。祝各位——從本校畢業的各位,以後都能擁有幸福的人生。”

  櫻井翔把畢業證書放在大腿上,跟著鼓起掌來。

  頭髮花白的校長走下演講台,對著櫻井翔笑了一下,櫻井翔也回以微笑。

  他走過來拍拍櫻井翔的肩,說:

  “櫻井くん,我很期待你今後的表現啊。”

  櫻井翔退後半步,鞠了個躬。

  “是的,校長先生。”

  “我一定——不會辜負您對我的期望的。”


  櫻井翔走出禮堂時,臉上的肌肉已經因為微笑而有些酸痛。他揉了揉腫腫的臉,推開大廳紅木制的大門。

  校道左邊排列的第一棵櫻花樹下,站著一個穿著煙粉色短裙套裝,剪著利落短髮的女孩子。她四處望著,似乎在等待著誰。

  她看到臺階上的櫻井翔,然後向他招了招手,笑起來。

  “櫻——井——翔——”

  “小舞,你別喊那麼大聲。”

  “什麽啊——哪有這麼當哥哥的,自己妹妹來了還不歡迎。”

  “你好歹要有個當妹妹的自覺啊,櫻——井——舞——さん。”

  櫻井翔走到小舞身旁,一起說著笑著走出了校道,校外的司機先生已經等著了。

  

   是錯覺嗎?

  櫻井翔突然回過頭,小舞也疑惑地停下,朝兄長看的方向看去。

  剛才,好像看到了二宮和也。

  校道的方向,只有兩排未盛開的櫻花,誰也不在哪兒。

  應該是……錯覺吧。

  櫻井翔搖搖頭,往校門的方向走去,卻不知道某棵桜樹的後面,躲著面色青白的二宮和也。


  半個月過得快極了。待二宮和也重新步入熟悉又陌生的校園,人工草坪已經如一年前——堆滿了情侶。

  二宮和也快速地通過校道,其實他的目的地並不在這兒,而是十點半上課的計算機技術的教室。從這裡走過去,到了盡頭,轉個彎,走一段路,再轉個彎,才是那棟單調潔白的教室。

  二月末,櫻花瓣到處亂飄,沾染一點到過路人的身上。

  二宮和也走到灰色臺階的前面,回頭一望,浩浩蕩蕩浩浩蕩蕩,滿眼繚亂的垂首櫻。

  樹下石凳上什麽也沒有,只有幾片寂寥零星的粉色小花辦,獨自停在石青表面。

  沒有人,也沒有透明的雨傘。只是草坪還如往年一樣,熱鬧非凡。

  櫻井翔呢?

  大概是在東京市區的某棟大樓里,喝著咖啡,或是打著報告吧。

  二宮和也看了下表,已經快到上課時間了。他走到盡頭,拐了個彎,朝終點的教學樓走去。




  十五章也搞完了明天發。寫完發現好多BUG不過懶得改了,的地得依舊懶得分清~

  おやすみなさい~

评论
热度(8)

© 一颗大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